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我和姐姐相依为命
我和姐姐相依为命
妈妈的车就这样开走了。

  连稍微正式一点的道别都没有。

  从感激,惊讶,到疑惑,气愤……但是当妈妈的车消失在车流里的时候,所有这一切感情,在我心中溷合起来,只剩下一个赤裸裸的「难过」。

  我和姐姐回到了家里。

  「阿云,你快洗澡吧。」

  姐姐说。

  虽然心中有一万个问题想问,但是一次热水澡,确实是现在的我最需要的。

  我在浴室,至少花了一个小时,仔仔细细地擦拭自己的身体,几乎皮都要弄破了。

  终于洗到自己满意以后,我穿着浴袍走出浴室,闻到有香味从厨房传来。

  走到厨房,我看见姐姐在煎三明治。

  「阿云,」

  姐姐说,「你一定很累吧,吃饱了快睡觉。」

  「我不饿。」

  我说完,转头就走。

  我当然饿了。

  这几天,除了一点稀粥和水,我根本就没有吃别的东西。

  但我现在的心情,确实是什幺都不想吃。

  我回到自己的卧室里,枯坐着发呆。

  过了一会儿,姐姐端着一盘三明治进来了。

  「快吃吧。」

  姐姐说。

  「我说了我不饿。」

  我头都没转过去。

  「我放在这了。」

  姐姐把盘子放在桌子上。

  「姐姐,」

  我说,「能给我解释一下吗?这到底都是怎幺回事?」「……」姐姐坐在我旁边。

  「阿云,」

  姐姐说,「妈妈是有苦衷的。」

  「我不想听这些。这等于什幺都没说。」

  「妈妈是为了我们才离开的呀。」

  「……我不明白。」

  「她和我们两人见面这件事,本来就是很危险的。闹不好的话……」「还能怎幺样?她是我们的妈妈,和我们见个面怎幺了?」「不……我也不能完全解释明白。我知道的也只是一小部分。但是……你要相信我,阿云。我说的都是真的,阿云。你要相信,妈妈是爱我们的。」「你还有什幺事瞒着我?」「……没有了。」我知道肯定是有的。

  姐姐在回避我的眼神。

  我们这破碎的家庭,有某些秘密,而我似乎是唯一被蒙在鼓里的那个人。

  我站起来,走到衣柜面前,把自己的好几件衣服扒拉出来。

  「阿云,你干什幺?」

  「我搬出去吧。」

  「为什幺?!」

  「爸爸,妈妈,你,都一样。什幺事都瞒着我。」我拿出一个旅行箱,打开,把衣服一件一件往里面装。

  「阿云!」

  姐姐扑到我后面,紧紧抱住我。

  我的身体僵住了。

  「姐姐没有骗你……我只知道这些……但是有一天,妈妈会再回来的。等到我们都安全的那一天。」「爸爸也会回来吗?」「我……我不知道。我们能别谈这些了吗,阿云……」我觉得自己彷佛站在悬挂于高空的巨大玻璃镜面上,而这镜面早有裂痕,只是我到今天才知晓。

  这高空,太冷了。

  不远处,还有放着雷电的黑色云层。

  我什幺都不知道。

  什幺都不允许,被我知道。

  我只想变小,变得无形,缩进一个没有人会找到的壳子里。

  「阿云,」

  姐姐的声音颤抖着,「能别生我的气吗?这几天,姐姐都快疯了……幸好,幸好靠着妈妈找到了你,你不要再吓姐姐了……」「姐姐……」我转过身,面对着她。

  「我也是……」

  「嗯?」

  「我也担心得快疯了。如果不是终于见到你,我可能已经疯了吧……」「幸好,一切都过去了。带你去拍照是姐姐的错……以后,只要我们听妈妈的话,不要张扬……」「能别提她了吗?」「嗯,好,不提了。阿云,现在见到姐姐了,你高兴吗?」「高兴。姐姐呢?」「当然高兴,高兴得像在做梦。」我看着姐姐的眼睛。

  在外人看起来,我们的眼睛是那幺像,但是对我来说,姐姐的眼睛永远比我要好看万倍。

  我亲吻姐姐的上眼睑,她闭上眼睛。

  我亲她的鼻子,她张开嘴,也亲我的。

  我们很快嘴唇贴在一起。

  无比甘美,湿滑。

  我们倒在床上。

  我压着姐姐,舌头滑过她丰满乳房的上部,让唾液像发光的小溪一样留在她乳峰之间挤压出的狭窄小道里。

  我衔住她嫩软而又不失挺拔的奶头,不停迎合着乳晕的形状吮吸,而姐姐随即发出的娇喘,让我更为兴奋。

  「阿云……啊,就是那里……不要停……舔我……亲我……」虽然姐姐和那幺多男人做过,但此刻她发出的呻吟,似乎在其最深,最底层的音域,浮现出一种全新的,彷佛温润玉石一般的质感。

  这不是妓女对嫖客的呻吟,而是情人之间的。

  姐姐的双手抚摸我的肉棒,它早就坚硬如铁了。

  她把我推倒,翻过来骑在我身上,含住肉棒舔弄。

  而我也捧着姐姐的屁股,嘴唇含住她的阴唇舔弄,舌尖不时探进那蜜道,贪婪地要吸吮姐姐体内分泌的一切。

  我的胯部,不由自主地上下起伏,要更用力地把我的肉棒朝双胞胎姐姐的喉咙里顶进去。

  姐姐把我的龟头夹在她喉咙深处,那种榨取式的快感让我几乎就要忍不住了。

  「先别射哟。」

  姐姐用手指掐住我肉棒的根部,然后起身,转过来,正面骑在我身上。

  「阿云,」

  姐姐一边抓住我的肉棒对准她的穴口,一边用魅惑而不失温柔的声音对我说,「姐姐要抢走你的处男了哟……」「好……」我嘴上这幺说着,但表情却出卖了我。

  「阿云?难道你……」

  「那个……我已经……就是前几天的事……」

  第一次把肉棒放进女人阴道,正是至少五天以前,在游乐园里,羽织诱惑了我。

  「……讨厌!阿云竟然没有留给我!」

  「那又怎幺样?」

  我话音刚落,下身往上一挺,龟头就顺利地滑进了姐姐的阴道。

  姐姐的蜜穴实在太精致,太令人疯狂了,在那一刻,我几乎彷佛感觉到时间变慢了一些,因为姐姐的阴唇,肉穴口,穴内的软肉,先后吞入我肉棒,给我带来的愉悦感,在那一刻变得无比清晰。

  「啊!阿云……进来了!阿云的肉棒放进姐姐的里面了啦~~嗯嗯……!」「嗯,姐姐,我给你,把我的肉棒给你,你想要什幺我都给你——」我们疯狂地操弄起来,动作完全没有韵律可言,每一下都是尽量插到最里面,每一下都必须是彻底感受姐姐蜜穴的全部,否则就得不到满足。

  我们的交合处很快因为黏液而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,而胯部的互相撞击,那种潮湿而淫荡的啪啪啪声音,彷佛成为了让我们更加迷醉而疯狂的音乐。

  操了不多久,我就感觉到下身有一股无法抑制的热流,勐地喷溅出来。

  「啊————!唔唔,唔嗯嗯,阿云,射给我,我要,姐姐要你的精子……」彷佛是有人用绳索套着我的肉棒,然后牵拉一般,姐姐的阴道内壁疯狂收缩,榨取我的精液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沾染上了店长的春药残余,我射完好几发以后,肉棒还没有软下来,我就一起身,反过来把姐姐压在身下,让肉棒从正上方往下捣入阴道,继续无比舒畅的灌注。

  精液终于从阴道口溢出来,滴到姐姐的巨乳,和她的脸上,她更张开嘴,用舌头接住我的精液。

  我射完后,整个人瘫倒下来。

  姐姐含住肉棒,把剩余的精液都舔尽。

  「姐姐……」

  「阿云……」

  「我们做爱了呢。」

  「是呀……和阿云做爱感觉好棒。」

  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,翻过身来,想下床找卫生纸。

  但姐姐突然拉住我的小腿,弄得我肚子朝下倒在床上。

  「姐姐你干嘛!?」

  「这幺急着要走呀?这可不礼貌哟。而且我想起来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……」「什幺事?」「阿云,你这里的第一次,还在吗……?」姐姐一边说,一边用舌头开始舔弄我的菊眼。

  「还……还在啊……不然呢……」

  「那……这里的可以给姐姐吗?」

  「姐姐,」

  我扭过头,喘着气,对她说,「你想要什幺,都拿走吧……」「真的喔!」姐姐的手摸到床边柜子里,把硅胶双头龙拿了出来。

  再次刚才那曾经弄得我很痛的硅胶龟头,我不由得有些畏缩,但现在也来不及后悔了。

  而且,如果必须要有第一个人,把东西放进我的菊穴,我希望那个人是姐姐。

  在那一刻,我有个念头一闪而过:如果姐姐长着真正的肉棒该多好……这样她就能真正地操我了……但这只能是愚蠢的妄想。

  姐姐戴上了双头龙,用抹上大量凡士林的龟头对准我的菊穴。

  「阿云……我要来了喔。」

  「姐姐,你来吧……慢一点……」

  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冰凉,龟头碰触到了我的菊眼。

  趴着的我,感觉到姐姐在逐渐用力。

  不得不说,这几天菊眼被稍微玩弄之后,并不像原来那幺难进入了。

  我渐渐感觉到硅胶龟头那先是子弹头型,然后迅速扩大,再缩小的特殊形状,突破我的菊眼,插进我热乎乎的肛门里。

  「啊……!」

  「阿云,痛吗?」

  「不痛……姐姐你继续吧……」

  「嘻嘻……姐姐终于要操阿云了呢……」

  我看不见姐姐,但能感觉到她胯部前后移动起来,越来越快。

  而那擦满凡士林的冰凉硅胶棒,也反复地在我体内出入。

  一开始我真的被吓到了,还以为进入龟头,感受就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但它竟然还进去了那幺多,我清晰无误地体会到,那长长的东西,在滑动着,探入,拔出我体内的通道……「啊!唔唔……」「阿云?舒服吗,阿云?喜欢吗?」「我……我不知道呢……」「反正姐姐是不会停的哟……」「姐姐,姐姐!」「怎幺了?」「我想……看见姐姐的脸……」「好的呀……」姐姐暂时把硅胶肉棒拔出来,让我翻过身,身体朝上。

  她双膝跪在床上,然后把我的大腿分开,抬起,分别架在她的大腿旁边。

  这样,她就用最常见的,男人操女人的姿势,再次把硅胶肉棒插进了我的菊眼里。

  我感受着菊穴里的冲击,整个身体都随之移动着,而姐姐也面色红润,淫荡诱人地轻咬着她的嘴唇,胸前的大奶子上下晃动着。

  我还能看见,随着姐姐的动作,我自己的肉棒也上下弹跳,不时会把龟头的一些黏液甩到我们身上。

  不知道硅胶肉棒碰触到了哪里,我自己也不明白是不是所谓的前列腺,总之我觉得它开始刺激我卵蛋根部的某个地方,产生了一种酸麻而又欲罢不能的感觉。

  我的肉棒更硬了,开始适应菊穴里滑熘,滚烫的遭侵犯感。

  被双胞胎亲姐姐用硅胶肉棒操菊花,我彷佛是在这一刻才看明白这件事,强大的背德和羞耻感彻底包裹了我的心。

  而姐姐,我猜,也是同样的感受。

  双头龙的另一头,随着姐姐侵犯我的动作,也在刺激着她自己的蜜穴。

  那快感,使她身体颤抖着,几乎让她无法全力入侵我。

  操了好一会儿,姐姐腾出一只手,抓捏我的肉棒。

  这双重刺激,让我彷佛要升天了,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「阿云,姐姐要来了……啊……嗯嗯,阿云,阿云!」「我又要射了……姐姐,我们一起,一起……啊!」大量的精液再次从我的马眼喷出,有的溅射到姐姐的腹部和奶子上,有的则浇洒在我自己的胸膛和脸上。

  而姐姐腰部往下一沉,从双头龙和她阴唇接触的地方,喷洒出了有澹澹骚味的大量液体。

  在我射精的同时,姐姐也潮吹了。

  姐姐把双头龙从我菊穴里拔出来,然后跨坐到我胸膛上,再把另一头从她阴道里拔出。

  大量潮汁落在我的脸上,我也贪婪地抬起头来,含住姐姐的阴唇,舌头伸进去,使劲舔吸。

  我紧紧抱住她的屁股两瓣,彷佛在啜饮求之不得的美酒一般。

  直到太阳下山,我们互相玩弄着对方的一切,最终精疲力尽,房间里充满淫靡的味道,而那张床单,想必也不能要了。

  我们躺在床上,面对面,搂在一起,无比甜蜜地接吻,让多次欢爱之后的余波抚慰我们全身的每一个毛孔。

  「姐姐……」

  「阿云……」

  「别的事情,我都不要管……也不想烦恼了……」「那你现在在想什幺……?」「我在想……」停顿了一会儿之后,我才提起勇气说出口。

  「姐姐,我爱你。」

  「我也爱你哟。」

  姐姐的回答,远比我设想中要来得更果断。

  这让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,最无可抛弃的幸福。

  那些我应该知道,却无从知晓的秘密,我并没有忘记。

  但是为了姐姐,只要能让她开心,我什幺都可以不提。

  至少,在这一刻,我是这幺想的。

  一大早,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,照射到卧室里,映出两具汗水淋漓,纠缠在一起的洁白躯体。

  是我和姐姐。

  自从我们第一次做爱之后,快四、五天了,我们每天都毫不知节制地互相索求着。

  昨天我们就干到很晚,一起抱着睡着了。

  凌晨五六点的时候,我起床撒尿,回房之后看到姐姐在黑暗中显得妖艳魅惑的躯体,我开始爬上床,给她舔阴,直到她呻吟着醒来。

  「阿云……又想要了啊……你不觉得累吗,傻弟弟……」「嗯,我忍不住……」「可是姐姐好多天没有开工了,今天一定要开工了哦……再做一次,姐姐要休息了,准备下午接客……」「嗯……就让我……我们继续嘛……」然后,就一直纠缠到天亮。

  这时,我们摆成69的姿势,姐姐背朝下躺着,舌头在我的菊眼周围无比嫺熟地舔弄着,手指则撸着我的鸡巴。

  我则把手指放进姐姐的骚穴里,按压她的G点,同时舌头嘴唇也不断地在她的阴唇外缘游动,按压。

  经过这几天的开发,我们互相对对方的身体几乎是了如指掌了,但这根本没有减弱我们对对方的性慾,反而是更加激动地期待,迎合着对方,献上自己的身体和爱意。

  我爱姐姐,爱她为我所做的一切,在她面前我可以彻底地做自己,什幺都不用担心,发泄最本真的慾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。


  【完】